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成功案例 >> 经济纠纷案例 >> 文章正文
潍坊海事法院纠纷代理案例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青岛海事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青海法海事初字第233

原告:寿光市瑞泰海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曹玉斌,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学江,男,该公司法律顾问。

被告:崔清泉。

委托代理人:赵荣烈,山东衡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寿光市瑞泰海运有限公司诉被告崔清泉海上、通海水域运输重大责任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蒋曰宏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李学江,被告的委托代理人赵荣烈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被告崔清泉(时任该轮大副)驾驶原告的“瑞泰369”轮,在操纵该轮由南京港驶往山东莱州港途中,因被告不严格履行操船规则,于20125110537分许,在石岛东南20海里附近(概位:36°45.6N122°52.3E),与辽宁盘锦籍个体木质渔船“辽盘渔15023”轮发生碰撞。事故造成“辽盘渔15023”轮沉没,9名船员全部落水,8人获救,1人失踪(失踪船员陈建由青岛海事法院2012青海法宣字第94号民事判决书宣告死亡),构成水上交通重大事故。事故发生后,威海海事局于2012619日作出《水上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被告驾驶的“瑞泰369”轮负事故主要责任,并于201275日和76日,因被告崔清泉涉嫌违反避碰规则,分别作出了《海事违法行为通知书》和《海事行政处罚决定书》,对被告崔清泉给予罚款8000元并暂扣其适任证书12月的行政处罚。

事故发生后,“辽盘渔15023”号船主李凤楼对本案原告在青岛海事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赔偿各项损失148.26万元(审理中);死者陈建家属起诉要求赔偿864753元(审理中),原告已支付408000元,被告的违法行为给原告造成重大损失。依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被告应对原告负损害赔偿责任,同时原告保留关于第三人李凤楼要求原告赔偿148.26万元及死者家属刘铁红等要求原告赔偿864753元而产生的对被告的诉权,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408000元并承担本案一切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被告在水上交通事故中没有任何责任,应当由原告承担企业经营过程中发生的风险,而不应将风险转嫁给劳动者,原告所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1,威海海事局关于“瑞泰369”轮与“辽盘渔15023”轮碰撞事故的水上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复印件1份,证明被告驾驶“瑞泰369”轮发生海上事故所作的责任认定,被告是本次事故的责任人。

被告质证称,该证据是复印件,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认定书在事故水域通航环境情况中记载能见距离不足100米,被告曾在(2013)青海法海商初字第637号案件中向法庭提交过新华网和搜狐网的关于“瑞泰369”轮发生海上交通事故时能见度只有50米的证明;责任认定书认定“瑞泰369轮”负事故主要责任,未认定被告为事故责任人。

证据2,威海海事局于201275日和76日下达给原告的海事违法行为通知书和行政处罚决定书各1份,证明因涉案事故是由被告的侵权行为造成,也证明该事故发生的真实性。

被告质证称,该证据可以证明公司在经营活动中产生的法律风险由原告承担而非被告,原告放弃了陈述答辩和要求听证的权利,原告对其在事故中行政处罚的责任是认可的,其法律后果应由原告自行承担,上述证据中并未出现被告的名字。

证据3,威海海事局于201275日和76日下达给被告的海事违法行为通知书和行政处罚决定书各1份,证明因被告操船行为违法导致了涉案事故的发生。

被告质证称,上述通知书和行政处罚决定书被告并未收到,签收人孙行国也是海事局下达给原告相关通知书和行政处罚决定书的签收人,可以推断孙行国应该是原告的责任人或者职工。上述证据原件在原告手中可以看出上述事实均是因原告的违法行为造成,法律后果应由原告自负,被告既未收到上述证据,也无法主张相关权利。

“瑞泰369轮”是原告所属潍坊地区最大的散货轮,该轮船并非被告一人能够操控,当时船上接近30名船员,操控该轮的每组为10人,在该事故中受到处罚的并非被告一人,包括船长也是受处罚的责任人之一,因受处罚船员不能继续驾驶该船,原告当时指令船长和大副及其他人上岸接受海事局的调查,其他船员继续驾驶该船从事经营活动,该事故的后续处理事宜都是由原告派孙行国办理的,接收相关法律文书并缴纳了罚款,因此该事故不能由被告一人承担责任。

事发时海上能见度不足100米,任何2只船舶在相距不足100米的距离发现对方时都不能及时避免,因此该事故不是被告一人的故意或过失引起的。

证据4,威海海事局于201279日出具的罚款收据2份,证明原、被告涉案水上事故真实存在,事故的发生与被告侵权行为相关联。

被告质证称,对罚款事实不知情,涉案事故是因两艘轮船相互侵权,原告在海上交通事故中承担主要责任,而非被告,被告并未对原告有侵权行为。

证据5,本院(2013)青海法海事初字第78号、79号民事调解书复印件各1份,证明因被告操船不当给第三人造成生命和财产损失,原告对第三人进行了赔偿,被告应当承担责任。

被告质证称,上述证据为复印件,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赔偿项目包括了法律费用、诉讼费用、利息损失及因碰撞事故引起的其他费用和损失,并未区分第三人在该事故中应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原告对第三人要求的赔偿数额全部认可,其中包括不应由原告承担的费用。原告也不能证明其已经支付了上述款项,被告对赔偿数额不予认可。

证据6,第三人李凤楼于2012516日为原告出具的40万元收据及当日中国农业银行40万元网上银行电子回单复印件各1份,证明原告已向李凤楼支付了40万元。

被告质证称,该证据为复印件,对真实性不予认可,该证据不能证明原告主张的事实。

被告未提交证据。

经审理查明:20125110537分许,被告作为大副驾驶原告的潍坊籍散货船“瑞泰369”轮(空载)由南京驶往莱州途中,在石岛东南20海里附近(概位:36°45.6N122°52.3E)与李凤楼的辽宁盘锦籍个体木质渔船“辽盘渔15023”轮发生碰撞。事故造成“辽盘渔15023”轮沉没,1人失踪。经威海海事局对当事双方值班船员调查并核实实时气象,认定构成水上交通大事故,“瑞泰369”轮负事故主要责任,“辽盘渔15023”轮负次要责任。被告作为“瑞泰369”轮大副,因操纵船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船员条例》第二十条第(三)项的规定,被威海海事局于201276日处以罚款8000元人民币并暂扣其适任证书12个月的行政处罚。原告亦因该轮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上交通安全法》和《1972国际海上避碰规则》,而被威海海事局处以罚款8000元人民币的行政处罚。上述处罚决定作出后,原告于201279日主动缴纳了上述罚款,原、被告均未在法定期限内对上述处罚决定提起行政复议或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另查明,事故发生后,原告于2012516日向“辽盘渔15023”轮船主李凤楼支付赔偿款40万元。因“辽盘渔15023”轮失踪船员陈建的近亲属刘铁红、陈明、陈智刚、陈仲良和船主李凤楼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3123日分别作出(2013)青海法海事初字第78号、79号民事调解书,原告一次性赔偿刘铁红、陈明、陈智刚、陈仲良20万元;一次性赔偿李凤楼60万元,扣除已付的40万元,另行支付赔偿款20万元。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有二:一是被告是否应对原告因水上交通事故所致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二是若被告承担赔偿责任,赔偿数额如何确定。

关于争议焦点一:我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第一款关于由用人单位对其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给他人造成的损害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该规定系对雇员致第三方受害而对责任主体所作的特殊规定,意在解决雇佣关系外的第三方受害时而引起的对外责任的侵权之债,目的旨在更加有利于受害人合法权益的保护;而用人单位对其雇员行使追偿权系内部关系,解决的是用人单位依法律规定承担替代责任后而引起的劳资双方的责任分担问题,依民法通则确定的权利义务对等原则和侵权责任法确定的过错责任原则,所有民事主体在从事民事活动时都应当遵守,劳资双方当然不能例外,故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并不能排除该法关于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所作一般规定的适用,不影响用人单位依照法律规定或者依据双方的约定来行使追偿权,故本案应当适用侵权责任法中关于一般侵权行为的归责原则来对侵权责任作出认定。否则,不利于平衡劳资双方利益,既不能弥补雇主和用人单位的损失,也不利于督促雇员在执行职务中谨慎行为、尽量减少损害的发生,而任其损害雇主利益。具体到本案,原告向水上事故的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后,在向被告行使追偿权时,被告在执行工作任务时对损害的发生是否具有主观过错则是认定被告是否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的核心要件。因被告系原告的雇员,依权利义务对等原则,其在享有从原告处获取劳动报酬的权利同时,基于规范被告职务行为的需要,被告也就应当承担安全生产劳动的义务,对原告交由其管理使用的财产应尽一个善意管理者应尽的最基本的注意义务,不应因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雇主财产损失。被告驾驶肇事船舶时职务为大副,作为具有法定驾驶资质的驾驶船舶专业人员,具备相应的专业技术背景及所属职业的智识能力,在驾驶船舶时应当自觉遵守有关海上交通安全的规章制度和操作规程,在保障船舶的航行安全的情况下操纵和控制船舶,切实履行船员条例规定的船员职责。

原告提交的水上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虽为复印件,但能够与本院依法作出并生效的(2013)青海法海事初字第78号和79号卷宗中认定的案件事实及调解协议中原告的赔偿事实相互印证,又因被告不能提供相反证据推翻该水上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故威海海事局作为事发海域处理海上交通事故的法定主管机关,其作出的事故责任认定书可以作为本案认定相关事实的依据。虽然被告对威海海事局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提出异议,但被告在庭审中陈述其与船长均被威海海事局予以行政处罚,该陈述构成自认,且处罚结果除罚款外还包括暂扣被告12个月适任证书的处罚,被告对此不可能不知情,被告又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通过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撤销了上述处罚决定,不影响该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有关被告违法驾驶船舶事实的认定,故该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关于被告违法驾驶事实的认定对本案具有证明力,可以作为认定被告过失程度的依据。被告因违法驾驶船舶行为而被处以相应的行政处罚,其违法驾驶行为与被告驾驶的肇事船舶负责事故主要责任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故被告作为直接驾驶船舶的大副,因在驾驶过程中未谨慎履行必要的注意义务,应当认定被告在驾驶船舶时具有重大过失,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关于雇员致人损害时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过错认定标准,被告对因其违法驾驶行为给原告造成的财产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被告辩称事发海域能见度低、船舶发生碰撞无法避免,对此本院认为,威海海事局认定碰撞双方分别承担主次责任,足以证明事故发生并非因不可抗力引起,而根据事故责任认定书的认定,事发海域能见度不足100米,更加需要被告在操纵船舶时比平时谨慎程度增加,严格按照海上交通安全法和避碰规则安全航行,避免碰撞事故的发生,正因被告疏于注意,最终导致事故发生,故能见度低并非被告的免责事由,被告的免责抗辩,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争议焦点二、被告的赔偿数额问题。基于劳资双方利益平衡的考量,因被告驾驶船舶是为原告带来效益的活动,原告通过被告驾驶船舶获得利益,也就应当在一定程度上承担因后者的过错造成的风险;另一方面,肇事船舶的船长亦具有指挥和管理船舶的职责,原告对船长和大副负有选拔、任命、监督和管理的义务,也不能排除上述职责原告未能正常履行的因素。鉴于被告的工资水平,原告作为航运公司,其经济实力远远高于作为自然人的被告,同时考虑到当地的生活水平,原告行使追偿权不能将被告陷入家庭生活困难的境地。综上,被告应对原告的财产损失负一定的赔偿责任。因原告已向第三人李凤楼支付赔偿款400000元,原告因履行赔偿义务而导致原告财产的减损,该赔偿款应当认定为因被告的侵权行为而给原告造成的财产损失,综合考虑上述多种因素,本院将赔偿比例酌定为20%80000元。威海海事局基于行政管理权能依法对原告和被告分别作出罚款8000元的行政处罚决定,该行政责任与民事责任相互独立,上述罚款决定作为具体行政行为,针对的是驾驶船舶行为本身,与涉案水上交通事故所致财产损失并无直接关联,且原告系在处罚决定作出后自愿履行缴纳罚款义务,并无证据证明被告要求原告代为缴纳,故对原告要求被告赔偿8000元罚款损失的请求,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关于原告因与第三人的其他侵权之诉,在达成调解协议后向第三人支付的其他赔偿款,因原告在法庭辩论终结前未变更诉讼请求,本院不予审理,原告可另案处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七十四条、第七十七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崔清泉赔偿原告寿光市瑞泰海运有限公司80000元,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如被告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付款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则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驳回原告寿光市瑞泰海运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7420元,减半收取3710元,原告寿光市瑞泰海运有限公司负担2968元,被告崔清泉负担742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蒋曰宏

 

二〇一六年二月三日

书记员  陈淑梅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潍坊市看守所地址及概况
·潍坊及各县市区清欠办电..
·潍坊社会保险缴费比例及..
·山东各级劳动仲裁委员会..
·青岛各劳动仲裁委地址及..
·2017年潍坊市在岗职工月..
·2016年潍坊市在岗职工月..
·寿光市各政府机构办公室..
·潍坊高新区法院地址及电..
·潍坊在岗职工平均工资出..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