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成功案例 >> 刑事辩护案例 >> 文章正文
高新法院故意伤害罪辩护案例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山东省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开刑初字第65号

公诉机关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丁,男,1963年2月18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系潍坊高新区新昌街办王家村党支部书记。系本案被害人。

诉讼代理人张敏,山东睿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刘公大。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2年9月28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暨附带民事诉讼委托代理人赵荣烈,山东潍坊律师事务所律师。

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以开检刑诉(2013)6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公大犯故意伤害罪,于2013年9月2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殷海波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丁及其诉讼代理人张敏,被告人刘公大及其辩护人暨附带民事诉讼委托代理人赵荣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在审理过程中,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于2013年12月27日建议延期审理,2014年1月27日提请恢复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2年9月7日15时30分左右,被告人刘公大在潍坊高新区新昌街办王家村王某乙家中,与王某丁发生争吵并相互撕打,被告人刘公大使用菜刀将王某丁左手砍伤。后经法医鉴定,王某丁之伤情构成重伤。上述犯罪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物证菜刀及照片、书证发破案经过、抓获经过、户籍信息,证人王某乙、周某、王某丙证言,鉴定意见,被害人王某丁陈述,被告人供述与辩解等证据予以证实,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刘公大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丁诉称,被告人刘公大的犯罪行为,给其造成的损失有医疗费30269.09元、误工费42900元、二次手术费8000元、护理费7421.2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40元、鉴定费2003元、营养费500元、交通费2000元、残疾赔偿金56676元,合计150309.29元,要求被告人刘公大予以赔偿。并提供了住院病历、门诊病历、医疗费票据、鉴定费票据、误工工资证明、护理人员证明、申请法院委托潍坊市坊子区仁康医院司法鉴定所制作的司法鉴定意见书等证据。

被告人刘公大辩称:1、是王某丁对其实施了殴打,其只是进行了防卫,王某丁将其压在地上准备用面盆砸下来的时候,其拿东西遮挡了一下,不知道王某丁的伤是怎么造成的。2、王某丁的伤情不构成重伤。

被告人刘公大的辩护人提出:1、对公诉机关提供的被害人王某丁陈述、被告人刘公大供述、证人周某证言的真实性持有异议。被害人王某丁陈述、证人周某证言自身或相互之间存在矛盾;被告人刘公大因其文化程度等原因,其签名并不代表认可笔录的内容,且部分内容也不是刘公大表达的原意。2、本案被告人刘公大案发后住院治疗22天,说明被害人王某丁对刘公大实施殴打致其伤势严重,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不能排除被告人正当防卫的可能性,被告人应系正当防卫,公诉机关的指控不能成立。

被告人刘公大及其辩护人认为被害人王某丁的损失应由其自行承担。

经审理查明,2012年9月7日15时30分许,在潍坊高新区新昌街办王家村会计王某乙家中,被告人刘公大因村委未将其房产确权报批一事先后与王某乙、王某丁发生争执,后刘公大、王某丁相互推搡并厮打,打斗过程中,被告人刘公大使用王某乙家中菜刀伤及王某丁左前臂。经潍坊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刑事警察大队刑事技术室法医鉴定,王某丁左前臂外伤后左尺骨骨折、左手环指、小指伸肌腱断裂、尺侧腕屈、伸肌腱断裂、左尺神经断裂、左尺动脉断裂后入院行左前臂清创内固定、肌腱血管神经探查修复术,术后出现左食指、中指、环指、小指指深、浅屈肌腱广泛粘连及尺神经功能丧失致使左手指活动功能严重障碍,其伤情构成重伤。经被害人王某丁申请,本院委托潍坊市坊子区仁康医院司法鉴定所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伤残等级为八级伤残。

另查明(一),本案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刘公大对公(潍高)检(法)(2012)12号王某丁伤情分析意见书和(潍高)公(刑)鉴(伤)字(2013)63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提出异议,认为被害人王某丁之伤情不构成重伤,并申请重新鉴定,经潍坊市公安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委托潍坊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重新鉴定,分析认为:1、根据该有外伤史,病历记录及检验该腕上部创口规整、尺骨骨折、尺神经、尺动脉及肌腱断裂,分析认为此损伤特征符合锐器砍切所致。2、根据该尺骨骨折、尺神经、尺动脉及肌腱断裂并行内固定及吻合、缝合手术。现左手中、环、小指功能安全丧失,拇、食指功能部分丧失,腕关节功能大部分丧失之伤情,依照《人体重伤鉴定标准》第八条(五)、(六)、(二十)项规定构成重伤。鉴定意见:王某丁伤情构成重伤。

另查明(二),因被告人刘公大的犯罪行为给被害人王某丁造成的经济损失有:医疗费18903元、二次手术费8000元、误工费17574元、护理费337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40元、鉴定费2003元、营养费500元、交通费500元,以上共计人民币51398元。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一)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

1、物证:菜刀一把及照片,证实作案工具情况。

2、书证:

(1)被告人户籍信息、电话查询记录,证实被告人刘公大的年龄、身份情况,具备刑事责任能力;无违法犯罪记录。

(2)抓获经过、发破案经过,证实2012年9月7日15时47分,周某拨打110报警称:2012年9月7日15时30分左右,在潍坊高新区新昌街办王家村其家中,因琐事,王某丁被刘公大砍伤左手。清池派出所出警民警赶到现场时,嫌疑人刘公大已离开现场。民警于现场发现嫌疑作案工具菜刀一把,并询问现场证人固定证据。当晚办案民警根据线索在潍坊高新区人民医院找到刘公大,在医院给刘公大作了笔录。2012年9月28日,办案民警持传唤通知书将犯罪嫌疑人刘公大传唤至清池派出所。随后王某丁将其伤情分析意见书送至办案单位,鉴定为轻伤及以上伤情,我局遂立案侦查。经讯问,该刘公大对其用菜刀砍伤王某丁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此案遂告破。

3、证人证言:

(1)证人周某证言,证实2012年9月7日14时左右,刘公大因为其对象房产确定的事来我家找我对象王某乙,当时王某乙不在家,是刘公大打电话叫回来的,我对象王某乙把材料递给刘公大让他自己去找有关单位办理,这时支书王某丁来了我家,刘公大就朝着王某丁吵吵,王某乙看到俩人吵吵起来就出去了,我就坐在屋门口包水饺,记不清王某丁说了句什么话,刘公大就上去打王某丁,然后俩人就相互用拳头捣起来了,在他们俩人打的时候王某丁叫我去报警,我跑到院门外报警回来后,就看到王某丁抱着左手坐在院子厨房门口,地上流了很多血,刘公大拿着菜刀站在王某丁旁边。并看到刘公大鼻梁骨破了皮、左眼部肿了。

(2)证人王某丙证言,证实2012年9月7日15时30分左右,我们王家村的会计王某乙找到我说是我父亲王某丁被人打了,我赶到王某乙家的院子时,发现我父亲王某丁左手出了很多血,同村的刘公大拿着一把刀在旁边,然后我看到刘公大上前撕我父亲身上的衣服包扎我父亲的左手,我看到我父亲受伤很重就很生气,上前用拳头捣了刘公大的面部、头部、上半身几拳,具体几下记不清楚了,那时我看到父亲手一直流血,就将刘公大推到一边,想办法给我父亲止血,然后我、王某丁和刘公大一起去了王某乙的屋里,刘公大还用床单给我父亲包扎。

(3)证人王某乙证言,证实2012年9月7日15时左右,我和我对象周某在自家屋里包水饺,因为房产一事,刘公大去我家找我理论,我俩吵吵了几句。这时,我们村支书王某丁来我家叫我去喝酒,看到我和刘公大在吵吵,就帮着我说了刘公大几句,刘公大一激动就站起来了,王某丁上前抱住了刘公大,我看到他们两个要打架,就赶紧出去打电话报警、找人了。那时我对象周某在屋里。等我回去的时候就看见王某丁坐在我家院子里,左手一直流血,刘公大就给王某丁包扎左手,我又去叫来王某丁的儿子王某丙,等我回家后,我对象在院子里喊我去接120车了。

4、被害人王某丁陈述,证实2012年9月7日15时30分左右,我到王某乙家中看到刘公大因为办房产的事情正在与王某乙吵吵,为此事我和刘公大也吵吵起来,吵起来后我推了刘公大前胸二下,接着我们两人就撕把到了一起,撕把过程中我把刘公大推到在王某乙家中的床上,刘公大抓住我的左胳膊,我用右手用力把他的头摁在床上,不让他起来,摁了十多分钟,刘公大说让我放开,有事好说,我就放开他并向屋外走,走到门口时我一回头发现刘公大拿起菜刀向我砍来,我抬左胳膊一挡,菜刀砍在我的左手腕部,之后我们两个到了院子里去了,我感觉手疼的受不了,刘公大就在院子里给我包,后来我儿子王某丙到了院子里,他看到我的手被砍后,对刘公大拳打脚踢,他们二人打了一会就停了下来,110和120来了之后,我就跟着120走了。

5、鉴定意见:

(1)公(潍高)检(法)(2012)12号王某丁伤情分析意见书证实,根据潍坊市人民医院王某丁的诊断书(住院号:580324)病历记录及本次检验所见,经分析认为:1、伤者左手腕处伤情符合锐性外力作用所致,予以认定。2、据检验,该外伤致尺骨骨折之伤情参照《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第二十五条之规定,构成轻伤,其最终伤情需待治疗终结、左手功能稳定后再定。分析意见:王某丁目前伤情应属轻伤以上伤情。

(2)(潍高)公(刑)鉴(伤)字(2013)63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根据2012年9月7日潍坊市人民医院王某丁的住院病例(580834号)记录、2013年5月3日潍坊市第四人民医院骨科会诊及本次检验所见,经分析认为:1、根据案情调查,王某丁有左前臂外伤史,病历记录及本次检验该左尺骨骨折、左手环指、小指指伸肌腱断裂、尺侧腕屈、伸肌腱断裂、左尺神经断裂、左尺动脉断裂,分析认为该损伤符合锐性外力作用所致。2、根据检验,该左前臂外伤后左尺尺骨骨折、左手环指、小指指伸肌腱断裂、尺侧腕屈、伸肌腱断裂、左尺神经断裂、左尺动脉断裂后入院行左前臂清创内固定、肌腱血管神经探查修复术,术后出现左食指、中指、环指、小指指伸、浅屈肌腱广泛粘连及尺神经功能丧失致使左手指活动功能严重障碍,此伤情根据司法{1990}070号《人体重伤鉴定标准》第八条第五项、第六项及第二十项之规定,构成重伤。鉴定意见:王某丁之伤情构成重伤。

(3)潍坊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潍)公(刑)鉴(伤)字(2014)23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根据2012年9月7日潍坊市人民医院住院病历(580834号)记录、2013年5月3日潍坊第四人民医院骨科检查及本次检验所见,经分析认为:1、根据该有外伤史,病历记录及检验该腕上部创口规整、尺骨骨折、尺神经、尺动脉及肌腱断裂,分析认为此损伤特征符合锐器砍切所致。2、根据该尺骨骨折、尺神经、尺动脉及肌腱断裂并行内固定及吻合、缝合手术。现左手中、环、小指功能完全丧失,拇、食指功能部分丧失,腕关节功能大部分丧失之伤情,依照《人体重伤鉴定标准》第八条(五)、(六)、(二十)项规定构成重伤。鉴定意见:王某丁伤情构成重伤。另附补充说明:2014年3月25日,我刑科所出具的王某丁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意见为重伤。依据2014年1月1日实施的《人体损伤鉴定标准》5.10.32a项规定,王某丁的损伤程度构成重伤二级。

6、被告人刘公大供述及讯问录像,证实2012年9月7日15时30分左右,因为我家房产问题被村委撤下来一事,我到王家村村会计王某乙家问下情况。我等王某乙的对象叫王某乙回家后,我们说了几句话,然后村支书王某丁来到王某乙家屋内,我和王某丁碰面后,因为房产一事吵吵起来,然后我们两个人打了起来,王某丁用拳头捣我的头面部,我也撕把着摆脱王某丁,王某丁将我打急了眼,我随手拿起王某乙屋内用来包饺子的菜刀对他划拉了一下子(2012年9月7日在潍坊高新区人民医院对被告人刘公大讯问录像中供述),他上来就把刀抢下来了。然后两个人都跑到院子里,王某丁说手不行了,我看到他的左手出了流了很多血,我就赶紧过去给他包扎手,同时也将菜刀放地下了。包扎了一会,王某丁到屋里躺下了,我又找到会计家的床单给他包扎。

(二)辩护人提供的证据

1、被告人刘公大住院病历一份,证实被告人刘公大因头外伤反应、面部软组织伤于2012年9月7日住院治疗22天。

2、潍坊市120指挥中心证明一份,证实被告人刘公大曾于2012年9月7日拨打120急救电话。

(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供的证据

1、住院病历、门诊病历各一份、医疗费票据1张,证实王某丁住院治疗18天,花费人民币18903元。

2、潍坊市坊子区仁康医院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证实王某丁之伤相当于工伤八级伤残;误工时间拾贰个月(自受伤之日起);住院期间贰人护理,出院后壹人护理壹个月;后续治疗(取内固定)费捌仟元人民币;后需治疗期间误工壹个月,壹人护理拾天,营养费伍佰元人民币。

3、鉴定费票据3张,花费人民币2003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供的其他证据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或无法相互印证,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人刘公大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评析如下:

1、被告人刘公大提出“被害人王某丁不构成重伤”的辩护意见,经查,潍坊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刑事警察大队刑事技术室出具的王某丁伤情分析意见书、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和潍坊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出具的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均程序合法、内容客观真实,能够相互印证,且与本案其他证据并不矛盾。被告人该辩解意见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2、辩护人提出的“被害人王某丁陈述、被告人刘公大供述、证人周某证言不具有真实性”的辩护意见,经查,本案证据均由侦查机关依照法定程序制作,应当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被害人王某丁陈述、被告人刘公大供述、证人周某证言对于本案基本犯罪事实的认定能够相互印证,结合周某报警陈述称王某丁被刘公大砍伤、法医鉴定对王某丁伤情的分析论证“该腕上部创口规整、尺骨骨折、尺神经、尺动脉及肌腱断裂,此损伤特征符合锐器砍切所致”,上述证据之间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足以认定本案事实。辩护人的该辩护意见与本案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3、被告人刘公大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刘公大系正当防卫”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刘公大与被害人王某丁因故发生争执并相互厮打,被害人在厮打过程中遭受伤害,二人发生互殴在主观上均有侵害对方的主观故意,在客观上均有侵害对方的客观行为,本案不存在需要实行正当防卫的情形。另被告人刘公大与王某丁互殴结束后,王某丁的儿子王某丙因其父亲受伤气愤而对刘公大拳打脚踢,刘公大事后住院治疗不排除王某丙击打所致。该辩护意见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本院评析如下:

1、医疗费人民币18903元,有住院病历和医院收费票据予以证实,医院收费票据虽系复印件,但由收费医院盖章确认,足以证明其支出费用数额,本院予以确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供的其他5张收款收据,未提供相应病历予以佐证,本院不予采纳。

2、根据司法鉴定意见,确定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误工时间(包括二次手术误工)为13个月,本案查明王某丁系本村村支部书记,其误工损失可按上一年度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加农村居民年人均消费性支出除以12个月为标准计算,即误工费为(9446元+6776元)/12*13个月=17574元。

3、护理费按上一年度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加农村居民年人均消费性支出除以365天为标准计算,(9446元+6776元)/365*(住院18天*2+30+10)=3378元。

4、鉴定费2003元,有鉴定费票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5、营养费500元,有司法鉴定意见予以确定,本院予以确认。

6、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未提供交通费相关票据,本院酌情予以支持500元。

7、住院伙食补助费按每天30元计算,即18*30元=540元。

8、二次手术费8000元,有司法鉴定意见予以确定,本院予以确认。

9、残疾赔偿金56676元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以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的数额为51398元。

本院认为,被告人刘公大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重伤,其行为符合故意伤害罪的构成要件,构成故意伤害罪。对被告人刘公大依法应予惩处。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的指控成立,适用法律正确。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丁造成的经济损失51398元应由被告人刘公大赔偿。据此,根据本案的事实、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刘公大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二、被告人刘公大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甲各项损失合计51398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支付。

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审 判 长  张培泉

人民陪审员  王法明

人民陪审员  尚文明

 

二〇一四年四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林 强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潍坊市看守所地址及概况
·潍坊及各县市区清欠办电..
·潍坊社会保险缴费比例及..
·山东各级劳动仲裁委员会..
·青岛各劳动仲裁委地址及..
·2016年潍坊市在岗职工月..
·2017年潍坊市在岗职工月..
·寿光市各政府机构办公室..
·潍坊高新区法院地址及电..
·潍坊在岗职工平均工资出..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